社交媒体时代网络表情流行的原因探讨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摘要:随着互联网和移动终端的普及,当今的网络时代逐渐演变为“屏幕社交”媒体时代,生活中充满了奇怪的胡言乱语、图片、符号和图标。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对话充满了很多符号,使用各种表情符号与朋友交流,还有诙谐的接龙。 社交媒体时代,表情包构建了一个看似真实又不真实的交流场景,社交行为演变成符号的狂欢和表情包的狂潮。 本文主要研究网络表情包流行的原因及其对社会和个人的影响,最后提出一些思考问题与大家讨论。

关键词:社交媒体时代; 表情符号包; 象征; 图像; 想象

CLC 编号: 文件代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 (2019) 09-0000-03

1. 符号和表情符号

“符号是承载或传递信息的原语,表现为有意义的代码和代码系统,如声音、图形、手势、表情等,一般包括语言符号和非语言符号”[1]。 表情包随着社交媒体的流行而爆发,其本质是一套通过图像和文字表达情感和意义的双通道表意文字。 表情符号逐渐成为一种符合当下语境和时代背景的符号文化。

(一)表情符号的起源

表情包的创造者是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斯科特·法尔曼教授。 出生日期为1982年9月19日,出生地点为电子公告牌。 初始来源是一串ASCII字符,形式为“:-)”。 表情在贴吧火爆,在微信上爆火。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智能手机、4G的普及以及大量社交平台的出现,网民的创作热情空前高涨。 例如,兔斯基、阿狸等贴图表情逐渐发展成为一种融合多种元素和属性的互联网文化现象,满足了各年龄段网民的多样化需求。 不过,网友们的创作热情并没有就此止步。 二次元世界已经不能满足网友的需求,现实生活中的表情包出现了。 真人表情是指主体截取任意人物图片并附上相应文字。 一般形式是夸张的、易于理解的静态图片或动画格式,也可以称为涂鸦表情符号。 作为一种集文字、图像、动作甚至误读可能性为一体的多符号产品,真人表情往往成为聊天中的调味品。

从大众传媒时代到如今的社交媒体时代,网络表情符号的发展经历了从键盘符号、面部表情符号、带有身体部位的符号、卡通人物符号、网友创作的表情符号等多种形式的演变。 从抽象到具体,从静态到动态,从单一到多维,经历了一个不断更新的过程。

(二)制作流程及表现形式:表情符号特征分析

随着社交媒体平台的兴起,表情符号变得流行起来。 它将图像和文字融为一体,创造出与受众有意义的交流空间,逐渐影响着人们的交流方式和习惯。

1、生产工艺:批量同质复制生产

美国学者弗雷德里克·詹姆森将“复制”定义为后现代主义最基本的主题。复制技术给后现代社会带来了大量的符号和大量生产的产品,供庞大的消费群体享用,同时质的海量产品甚至会发生改变。主体感知客观世界的方式”[2]。社交媒体时代,复制技术被广泛应用,基于相同的视觉原型、技法和涂鸦方式,根据个体需求制作表情符号。例如“皮皮虾” 《走吧》、《难受的蘑菇》、《苏大强说》等,这些相同的图片或相同的人物被大众网友截取,并利用各种绘图软件和技术进行创作和再利用,从而产生了一系列类似的表情符号。

2、表现形式:话语笑话,形式多样,互动性强,主题追热点

表情包以视觉图像为核心,将文字和图片融为一体。 随着表情包的流行和发展,其表现形式也从静态图片变为动态GIF等,多样的形式适应了当今社交媒体时代网民的独特性。 个人需求。 表情符号的素材大部分来自互联网空间,用户生成内容(UGC)已成为表情符号的重要创意资源。 表情符号具有高度互动性。 例如,“豆图”在社交媒体上非常受欢迎。 年轻网民重构了一套关于各种表情符号的含义,并在社交平台上用表情符号充分表达自己的话语,从而掩盖了现实生活的真实。 真实的情感才能获得安全感。 表情包作为一种接地气的网络流行文化,无论从内容还是形式上都具有娱乐性和流行性。 他们热衷于探索互联网上的热点。 他们在追逐热点的同时,也在创造流行文化。

表情文字包花_表情包文字app_文字表情包/

2、社交媒体时代网络表情大行其道的原因分析

在社交媒体时代,表情符号已成为一种新兴的网络语言。 它是一种突破地域、文化、教育限制的低门槛表达方式。 它以其简单、直观、通用的特点在互联网上流行。 表情符号已经成为社交的必备工具和群体狂欢的媒介。 社交媒体时代网络表情符号的流行有五个原因。

1、技术驱动:互联网催生社交媒体时代

加拿大著名传播学学者麦克卢汉认为“媒介就是信息”。 人们只有拥有了某种媒介之后,才能进行相应的交往活动,而这种媒介又会进一步影响我们的思维习惯。 互联网的接入、社交媒体的成熟应用、多媒体形式的融合,为人类的交流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表情符号已成为社交平台上流行的网络景观。 网民通过制作、收藏、转发表情符号,形成新的社会生产图景。

2、利润驱动:组织行为与价值判断

许多表情包制作者的表演是为了社会回报,具有一定的功利诉求和偏见的价值判断,而这些制作者通常是有组织、有纪律的群体。 他们对之前的表情、文字、图片符号等进行了翻新,并结合近期热点事件的编排,以满足一定的商业需求。 其交往过程中体现的碎片化、色情消费、犬儒主义及其对社会文化的影响,应引起公众的高度关注。 表情符号有多种形式。 他们在网络社交的过程中与受众构建了一定的意义空间。 本质上,他们用表面的视觉图像代替深层的叙事来相互交流。

3.需求驱动:自我表达和群体认同

拉康在镜子理论中提出“‘我的’自我意识是在‘想象的激情’和‘与我自己的身体形象的关系的活力’中形成的,并在符号语言符号中重构了我的主体功能。 “我”是主体“我”所构想的客体”[3]。在网络空间中,网民通过社交平台发送表情符号进行交流,从而想象另一个空间即镜子中的“我”,摆脱不和谐的感觉。其次,镜子里的‘我’在网络中被双重编码。表情符号寻求身份和群体归属感。伊格尔顿说,“网络群体用统一的行为来表达话语的爆发。 这种表达方式无视既定规则,肆意发泄情绪,表达心理需求、情绪和欲望”[2]。网民在表情符号交流的过程中寻求自我表达和群体认同,在群体认同的前提下,可以毫不犹豫地表达自己,宣泄情绪,缓解压力,从而逃避现实世界的告诫。

4、社会环境的宽容:丑恶判断的狂欢

在中国传统社会,美与丑是有明确界限的,有自己的一套价值观。 进入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后,人们的审美观念因社会环境的宽容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美与丑的界限逐渐模糊。 社交媒体时代年轻网民的审美标准颠覆了原有的审美范式。 这种批判丑的转变,从网友们的表情包交流中就可以清晰地看出。 当今流行的网络表情大多以50美分的特效、极低的图像分辨率、刻意“色情暴力”而流行。 又表现为粗俗文字、扭曲图像、文字拼接、复制粘贴等丑恶形式。 “在社交媒体时代,年轻网民崇拜这些丑陋的形象,并在社交过程中使用角色贬低的方式,即自我嘲讽、自我矮化,最终以丑抗高,意图解构并取代原有的审美标准。” [2]。 看看如今基于传统观念流行的表情符号,其实就是一场丑的狂欢。 丑的狂欢背后,是主流文化与非主流文化的交流与碰撞。

5.中国的语境文化:隐性表达

中国象形文字所延伸的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就连标点符号也是一门艺术,不同的语调表达不同的含义。 在生活中,我们可以根据说话者的语气,用相同的词语来表达不同的意思; 但在社交网络上,我们很难通过电脑屏幕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所以表情符号是一个很好的辅助工具。 中国人或者东方人说话比较含蓄委婉。 例如,日常生活中人际交往中所蕴含的深层含义需要通过“听”来理解; 在艺术上,中国人往往注重感受和“理解”。 这是一种不确定性和不可描述性。 在中国社会,人们有太多难以言说的感受,无法用语言充分表达,因此充满“意境”的表情符号被大众借用和创造。

表情包文字app_文字表情包_表情文字包花/

表情文字包花_表情包文字app_文字表情包/

三、表情嘉年华背后:问题的思考与分析

自从社交关系被托管在互联网上,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不再是从嘴里“说”出来,而是通过键盘或手写转化为符号表情符号“发送”。 一旦面对现实生活场景,人们往往会不知所措。 不安、紧张、抑郁已成为“新常态”。 由此可见,表情包的广泛使用带来的问题已经显现出来。 现在我们提出一些表情包狂欢背后的问题,供大家共同思考和分析。

一是当今时代,社交媒体、互联网、移动终端的不断融合推动了时代的发展,而其带来的潜在威胁是否已经被波兹曼证明了? 尼尔·波兹曼在《童年的消失》中曾提到,“图片和图像可以被视为‘认知的倒退’。电子革命和图像革命的结合代表着一种相互不协调,但却对人类产生了强烈的攻击。”语言和读写能力,以光速将原来的概念世界转变为肖像和图像的世界。” [4]“法国哲学家利奥塔将包括表情符号在内的图像视为现代文化的表征,体现在感觉优于意义、直觉优于概念、图像优于文字。一方面,它清楚地解释了一方面是表情符号流行的原因,另一方面也难免让人们对表情符号产生质疑和担忧,语言的复杂性和主导地位会不会被表情符号削弱甚至威胁? [5]这个人类用眼睛就能理解的时代取代了语言表达的时代,我们最终会进化成视觉的俘虏吗?

第二,当表情文化蓬勃发展时,我们能否正确把握流行文化与主流文化的关系? 表情包的流行已经逐渐演变成一种时代文化。 如果表情符号文化逐渐成为一种流行文化,那么这种流行文化也逐渐成为一种亚文化。 亚文化的繁荣与社会主流文化兼容吗? 我们应该如何权衡和考虑? 第三,每一种流行文化现象的背后都蕴藏着巨大的商业空间。 表情狂欢背后,功利追求、粗制滥造等乱象现象应引起高度关注。 我们不应该因为表情符号文化的负面影响而全盘否定或抛弃,而是应该做好积极准备,正确应对其负面影响,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第三,当应用范围从私人领域扩展到公共问题领域时,表情符号的使用成为了广泛争议的话题。 当话题涉及公共问题时,可以用表情符号进行交流吗? 同意的人认为,交换表情包是一种居高临下、不屑争论的刻意表达。 象征性的沟通空洞无意义,把严肃的问题当作闹剧,又以闹剧来回应,看似愤慨,实则颓废的犬儒主义。 对于表情包是否能有效解决公共问题,目前仍有不少质疑,但必须承认,它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更多人对公共问题的关注。 有待验证。

第四,在社交媒体时代,我们不禁要对“科技”这个话题本身进行深入思考。 保罗·莱文森在《代表人类:技术之刃》论文中写道,“对技术的理性审视需要从认识生命世界的作用开始。技术是进化过程中的锋利边缘,它不仅响应技术影响着外部环境,同时也重塑了环境,技术代表了它所服务的重塑环境的有机体。” [6]科技给我们带来了各方面的便利,但同时也存在惰性、腐蚀人体等负面问题,比如当今时代,微博、微信等众多社交媒体交流跨越时空,但也减少了人与人之间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取而代之的是心与心之间越来越远的距离。缺点或者是否缺点大于优点未来的负面影响,然后更多的思考是我们必须继续将技术用于积极的目的,并尽力纠正技术的负面影响。

4。结论

社交媒体时代表情符号流行的原因,既有大众的内在需求,也有社会外部环境的潜在驱动。 表情符号是社交媒体和网络文化的产物。 它们以趣味性、虚拟参与性、赋予多重意义的显着特点,迎合了大众的个性化需求。 如今,大众使用表情符号进行交流已成为时代潮流; 然而,这种趋势既有优点也有缺点。 笔者认为,表情符号的过度使用是信息时代公众“失语”的显着特征。 使用表情符号的缺点需要进一步研究。 研究。

参考:

[1] 威尔伯·施拉姆,威廉·波特。 何道宽译. 传播学概论[M].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

[2]蒋建国,李英。 网络涂鸦表情:丑陋鉴赏嘉年华还是娱乐大麻[J]. 探索与争议,2017(1)。

[3] 尼克·拉康撰写。 褚小泉译. 拉康选集[M]. 上海:上海三联出版社,2001。

[4] 尼尔·波兹曼撰写。 吴彦珍译. 童年的消失[M].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5]朱思云. 表情符号作为一种青年文化,是书写想象力的匮乏,还是大众讨论的新可能性? [EB/OL].论文:

[6] 保罗·莱文森撰写。 何道宽译. 莱文森本质[M].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

表情包文字app_文字表情包_表情文字包花/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