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在华动漫因盗版年损失2300亿消息不实 动漫版权前途何在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日本文化厅近期公布了在北京、上海、广州、重庆等4个城市进行的有关日本动漫作品盗版流通情况的网上问卷调查结果,推算出在4个城市的年损失额约达340亿元人民币,再根据中国上网人口比例等因素,估算出在中国市场的年损失额约2300亿元。对此,国家版权局相关司局负责人于慈珂回应表示,这一调查结果难以令人信服。他说,根据国际惯例,通常需从制造、传播、销售、使用等多环节调查盗版数据,而非仅通过最终用户层面进行,日方单纯在网民中调查取样是片面的。

随着动漫产业的兴起,各类侵权纠纷也如影随形。不仅是日本动漫,国产动漫也受侵权所累。从美猴王、喜羊羊到蜡笔小新、多啦A梦,卡通形象屡屡被卷入诉讼,成了侵权者眼中的“香饽饽”。专家认为,各类盗版产品已经成为阻碍国产动漫发展的重要因素,权利人要树立 “立体保护”意识,尽量压缩不法商家恶意侵权的空间。不打击侵权盗版,动漫版权还有前途可言吗?

我国盗版泛滥是制约中国动漫产业链延伸的关键因素,这种现状亟待解决。近几年,国内反盗版呼声不断,在政府、企业的积极配合下,此问题出现了一定好转,但是受收益、观念等因素影响,盗版仍活跃在消费者的视线前。我国应该乘胜追击,坚决打压盗版嚣张的气焰,肃清国内混乱的视频播放市场环境,使动漫等影视产业拥有良好的发展“土壤”。

一方面,“擒贼先擒王”,我国应该加大对大型视频播放平台的盗版监查力度,通过威慑视频行业的领头军,以引起行业内的重视。某些视频网站在行业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但依然是盗版重灾区,这给业内带来了不良的影响,此次厚德资本的行为将使行业内盗版播放有一定程度收敛。

另一方面,发展视频收费模式。“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事实上视频网站选择播放盗版也实属无奈。正版内容版权的价格昂贵,如果单靠广告收入,视频网站将入不敷出。酷6网2010年2季度的财报显示公司广告收入为120万元,环比增长98.8%,但是购买版权和视频资源的费用却高达1460万美元,最终巨亏1180万美元。在此情况下,只有推行视频收费模式,才能解决视频网站的后顾之忧。

小编有线年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指出,动漫产业是21世纪的朝阳产业,被定为国家重点扶持和发展的产业之一,其发展与国内版权保护环境息息相关。我国可以借鉴国外反盗版经验,并结合我国国情,寻找一条国内可行的反盗版道路。盗版泛滥问题一旦解决,我国动漫产业将登上一个崭新的平台。

现在内地动画的盗版问题非常严重,盗版比正版发行更快、出产的款式更多,但是品质都很差,使整个市场的衍生品环境很糟糕。授权商花高价钱购得的版权,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盗版对于品牌授权造成了很大伤害,他希望打击盗版力度能够再大一些。如果环境不改变,会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对创作者、对于拿到版权的厂商造成很严重的影响。做动画很不容易,在国内,很多公司在熬,很多公司再骗,政府每年补助几千万,有些公司只拿一小部分去做动画。他希望,原创动画品牌都可以熬下去。

被盗版了,动漫企业怎么办?无奈接受还是选择维权?据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卡通艺术委员会的最新统计:我国仅有51%的动漫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实施了动漫知识产权保护工作,这一方面是由于动漫产业在我国起步较晚,部分企业的整体实力较弱,不愿增加管理成本;另一方面是因为动漫企业对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还不是很了解,知识产权自我保护的意识还不强。

动漫衍生产品具有附加值高、侵权成本低等特点,成为各类侵权行为的主要侵犯对象。与传统的著作权纠纷相比,动漫衍生产品的侵权更为隐蔽,甚至仿冒的是一些细节。一些不法分子为了避开著作权保护,往往会选择一些细节进行抄袭和仿冒,如卡通片中的刀、剑等兵器,但由于这些“零部件”没有被申请外观设计专利,所以即便明知被仿冒了,也难以认定构成侵权。动漫企业应树立著作权、商标权、外观设计专利权等的全方位立体保护意识。应在前期就做好规划,及时进行多个类别的商标注册和多种产品的外观设计专利申请,应尽可能扩大许可使用的范围。同时要完善动漫产业链条,压缩恶意侵权空间。以广东奥飞动漫为例,去年5月至今,该公司在上海一中院共提起14起维权诉讼,在已经审结的11起案件中均获胜诉。权利的有效保护,就得益于奥飞动漫从内容创作、品牌授权、媒体传播到产品设计、市场营销等各阶段对其产业链的完整保护。

总结:对以文化创意为核心的动漫产业来说,知识产权就是生存的氧气。目前,我国动漫产业呈现蓬勃发展的趋势,然而对动漫作品及其衍生产品的保护仍存在侵权现象严重、著作权属纠纷多发、相关法律法规滞后。我们希望,法律层面能有切实可行的条款,加强执法力度,让违法者付出高昂代价,真正起到法律的威慑作用,从而使动漫市场环境得到净化。

关于媒体报道的“日本文化厅公布在中国实施的有关日本动漫产品网上问卷调查结果,称盗版问题导致日方每年损失3.8万亿日元(约合2300亿元人民币)”一事,于慈珂表示,这一调查结果难以令人信服。他说,根据国际惯例,通常需从制造、传播、销售、使用等多环节调查盗版数据,而非仅通过最终用户层面进行,日方单纯在网民中调查取样是片面的。且调查选取的4个城市是中国的经济发达地区,动漫的使用度明显高于中国其他城市,样本不具有代表性。而网上调查的方式和以上网人口的调查结果推算总体人口的方式,也会导致相关数据的高估。

即便是“喜羊羊”的出品方原创动力,在开发和经营衍生产品的过程中也承受了难言之苦。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黎丽斯向记者表示:“从有衍生产品到能盈利,我们熬过了一些年头。”事实上,在2011年就有消息称,原创动力已将“喜羊羊”的形象版权授权给迪士尼。目前,衍生产品在该公司总营收所占比例很小。“我们现在主要集中做上游内容,下游这块基本交给迪士尼了”,黎丽斯说。有业内人士感慨:“喜羊羊如今的影响力已有目共睹,连原创动力尚且如此,可见绝大多数动漫公司都很艰难。”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